您的位置:  »  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糖糖暑假打工被硬上本站 域名www.2XBXB.com
糖糖暑假打工被硬上

這個暑假,糖糖不打算回家了,她找了三份家教的工作,上午一份,下午一份,晚上一份,雖然累,但收入很可觀,然而,她不知道,一雙淫褻的眼睛,早已盯上了她。一天晚上,糖糖從學生家回到宿捨,顧不得關門便一頭倒在了床上,其實平時學校裡除了她沒有第二個人,然而今天卻不一樣了。就在糖糖即將進入夢鄉的時候,她突然聽到了一聲響聲,睜眼一看,門被關上了,宿捨裡多了一個人,瘦瘦高高地,一臉的壞相。糖糖認識他,他就是她們學校附近人人皆知的混混,外號皮條。「你怎麼進來的!」

糖糖心裡一緊,心想他來準沒好事。「門沒關,我就進來了唄!」

說著,嬉皮笑臉地走近糖糖。「你出去,要不然我就喊人了!」

說著,糖糖從床上坐起來,正要下床,皮條搶先一步,抓住糖糖的雙肩,將她按在床上。「你——幹什麼——放開我——救命啊——來人吶——」

「叫吧,大聲地叫吧,沒人聽得見,這麼大的學校裡,也就你跟我兩個人了,嘿……」

說著,皮條一把抓起糖糖的衣領,用力向兩邊一扯,只聽「嘩啦」

一聲,糖糖襯衣上的六粒紐扣被齊刷刷地扯掉,少女雪白如玉的肌膚,一下字暴露了出來。「呀——不要——放開我,你這個混蛋,流氓!」

糖糖一邊羞憤的罵著,一邊用雙手死死的護住自己的身體,盡量不讓他得逞。然而,在一隻餓急了的狼面前,少女柔弱的身體是無法進行有效的抵抗的,在扯開少女的襯衣後,皮條並沒有費太大的力氣,就將糖糖的襯衣撕碎,並從她身上扯了下來。少女如玉的嬌軀,在色狼的淫威下顫抖著。糖糖的身體的確很美,肌膚白嫩如雪,身材窈窕勻稱,再加上如花般美麗的容貌和豐滿高聳的酥胸,不愧是學校的校花,難怪皮條對她垂涎已久。皮條在取得了初步的戰果後,迅速地撲向了下一個目標。他抓住糖糖的裙子便往下拉。「呀——不要——求求你——不要哇——」

糖糖也明白不可能會有人來救她了,只能在盡量反抗的同時,苦苦地哀求他能夠放過自己,儘管她清楚,在一隻色狼面前,她的哀求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,她感到無助和無奈,淚水已在不經意間湧出了眼眶。色狼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一頓美餐,尤其是像糖糖這樣貌若天仙的姑娘。糖糖的雙手死死的抓著裙子,希望盡量保護自己。但是她正越來越明顯的感覺到力量在流失,抓住裙子的雙手越來越酸,雙腿雖然努力地亂蹬,卻始終無法蹬開皮條強壯的身體,恐懼和羞辱消耗了她大量的體力。

終於,裙子從她酸軟的手中被掙脫出去,並被迅速地剝離了她的身體,遠遠的扔到了床下。少女白嫩的嬌軀已基本呈現在色狼眼前,糖糖嬌柔的玉體緊緊地縮成一團,雙手抱在胸前,嚶嚶地哭泣著。經過一輪激烈的搏鬥,皮條也有點累了,他沒有馬上發動進攻,而是喘了口氣,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和長褲。現在,少女的身上只剩下一副胸罩和一條內褲而已,皮條坐在糖糖的腿上,任憑身下的少女如何掙扎,也無法逃脫他的控制。片刻之後,他抓住少女已酸軟的雙手,將它們從少女的胸前拿開,並用力地塞進了少女的身下,順便從背後解開了她的胸罩。糖糖雖被強力地壓制著,卻仍然不願放棄抵抗,在他解開了自己的胸罩並拉下了肩帶後,少女艱難的從身下抽出雙手,緊緊地護在胸前,堅決不讓他輕易地扯掉自己的胸罩。「啪——」

在皮條用力地扯了幾次都未能將糖糖的胸罩扯下來後,惱羞成怒的他,甩手給了糖糖一記響亮的耳光。少女雪白的臉上霎時一片紅印,糖糖下意識地摀住自己生疼的臉,然而這卻給了皮條最好的機會。他趁機一把下了糖糖的胸罩,扔得遠遠的。「呀——」

糖糖一聲驚叫,雙手慌忙摀住自己已經毫無保護的乳房。然而,已經遲了,皮條一把抓住糖糖的雙手,用力地將它們從糖糖的胸前移開,緊緊地按在床上。少女雪白豐滿的乳房暴露出來。「嗚……」

糖糖羞辱地哭泣著,無奈地扭動著少女的嬌軀。少女的乳房白嫩圓潤,豐滿、瓷實而又富有彈性,隨著少女急促的呼吸和輕聲的哭泣而上下起伏、滾動、顫抖著。高聳的玉乳頂端,兩粒嬌紅、鮮嫩的小乳頭,如同兩粒熟透的紅櫻桃,又兩顆鮮艷的紅寶石般傲立在乳房上,構成一對完美的,無可挑剔的少女的乳房。他低下身,將頭埋在糖糖飽滿的雙乳間,盡情地嗅聞著少女溫柔的體香,並在少女圓潤的乳房上肆意地親吻著,舔舐著,從下至上,四處亂吻,亂舔,直到將一粒鮮嫩的乳頭含入口中,貪婪地吮吸起來,像要從中間吸出奶一樣。糖糖羞得滿臉通紅。第一次,第一次有人觸碰她聖潔的乳房,少女在極其嬌羞的同時,又感到一種酥軟,尤其是當皮條吮吸她的乳頭時,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從她嬌嫩的乳頭傳來,並迅速在全身擴散開來。「嗯……」

少女一聲嬌羞的輕吟,心理的防線出現了一絲的鬆動,反抗的力量也開始減弱,心裡矛盾而混亂,是反抗到底還是放棄抵抗?反抗到底,終究恐怕也逃不過被強暴的命運;放棄抵抗嗎,可是自己畢竟是個19歲的姑娘,少女的貞操比什麼都要珍貴呀!猶豫間,糖糖不由得已失去了反抗的力量。皮條敏銳的覺察到了這一變化,身下原本劇烈反抗的女體漸漸溫順了起來,他大膽地鬆開了糖糖的雙手,將自己的雙手按在少女高聳的酥胸上,肆意地撫摸、揉搓起來。「恩……不要……別……別摸我……的……乳房……不要……」

少女嬌羞地輕吟著,然而雙手卻沒有堅決的護住自己的乳房,而是軟弱無力地腿擋著皮條強壯的身體,當然,那是毫無用處的。看著糖糖若有若無的抵抗,皮條決定徹底解除她的武裝。他的嘴鬆開少女的乳頭,改由手指不停地揉弄,他的嘴則一直向上親去,胸部、頸部、臉上都留下了他的唇印,他還在努力地捕捉糖糖紅潤的朱唇。糖糖盡力地晃動著頭部,不讓他輕易得逞,畢竟那是自己的初吻啊,對一個少女來說,那是僅次於貞操的。皮條索性用雙手抓住糖糖的頭,不讓她亂動,然後對準糖糖的紅唇,準確的吻了上去。窒息,幾乎是窒息,那一刻,糖糖幾乎不會呼吸了,她傻愣愣地看著眼前這個奪走了她初吻的男人,不知如何是好。皮條一邊吻著糖糖的朱唇,兩隻手卻已悄悄地移到了糖糖柔軟的腰間,抓住了糖糖的內褲,並開始往下拉。這時,糖糖才猛然驚醒,慌忙用雙手抓住自己的內褲,並努力地擺脫了皮條的雙唇。「不——不要——不可以——」

糖糖哭道,她開始後悔自己剛才的軟弱,並告訴自己不能一錯再錯,即使被強暴也決不能屈服,要盡全力保衛自己的貞操。皮條也感覺到了這一突然的變化,他決定加快速度,讓身下的這個女孩屈服,他加大力量拉扯少女的內褲,而糖糖也死死的抓住內褲,任憑怎樣都不鬆手。但皮條畢竟經驗老道,被他強暴過的女孩不下三十人,僵持一段時間後,他鬆開手,插進糖糖緊合的兩腿間,隔著內褲便要揉弄少女的陰唇。「啊——不要——」

糖糖慌忙伸出一隻手去阻擋,卻顯然無法阻擋,皮條的手已經隔著內褲觸到了少女嬌嫩的陰唇,少女只好又伸出另一隻手去阻擋,而這正中了他的下懷。皮條迅速抓住糖糖已失去保護的內褲,用力地往下扯,糖糖再想抓住已經來不及了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唯一的內褲被扯了下來,一下子就拉到了腿間,少女的下體一下子暴露出來。「不——嗚……」

糖糖一邊慌忙用雙手掩住自己已暴露的下體,一邊悲哀地哭泣著,皮條則乘機將她的內褲徹底褪出,扔得老遠。經過一番掙扎和抵抗,糖糖終於被剝去了最後的遮羞布,赤身裸體、一絲不掛地癱倒在床上,將少女嬌美的胴體,毫無保留、毫無遮掩地暴露在色狼的眼前。窈窕勻稱的嬌軀,雪白的肌膚,高聳圓潤的雙乳,粉嫩的胳臂和修長的雙腿,少女被扒光後,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強烈地刺激著皮條高漲的性慾。

但是,他仍不滿足,因為糖糖仍然死死的保護著自己最重要的部位,儘管她已筋疲力盡,全身的力量所剩無幾,卻仍是不肯輕易就範。皮條不慌不忙地將糖糖的雙腿從身下放出,雙手抓住少女的雙腿,用力地向兩邊分開。儘管糖糖用盡全力,卻仍然無法阻止他將自己合攏的雙腿強行地打開,並盤在他的身體間,令她想合攏也無法再合攏了。皮條再近一步,雙手抓住糖糖掩住下體的雙手,只是稍稍用力,守護陰戶的屏障便被解除了,糖糖的雙手被壓制在床上了。糖糖的下體,少女那最神秘,最隱蔽,最羞恥的部位終於毫無保留,毫無遮掩地展現在一隻色狼眼前。「嗚……不——不要——」

少女發出一聲聲絕望的哀鳴。皮條的雙眼立刻被吸住了,他直鉤鉤地盯著少女一絲不掛的下體,觀賞著少女最致命的部位。在少女白嫩的雙腿之間,一小撮烏黑柔軟的陰毛下,少女嬌嫩的玉門清晰地暴露著,兩片嬌嫩的陰唇平直地向內夾著,儘管雙腿被分開,但少女那兩片柔嫩的陰唇仍然如含羞草一般緊合著,將處女最後的秘密遮蓋起來——這是典型的處女陰戶。皮條閱女無數,當然一看就知道,他心中一頓狂喜,「真是一頓不可多得的美餐!」

想著,他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一隻手按在少女嬌柔的的陰戶上,開始肆意地揉弄起少女嬌柔的陰唇。「啊——不——不要——不要摸我那裡——不要——嗚……」

少女最敏感的私處被觸到,糖糖身體猛地一顫,她一邊不住地哀求,一邊盡力地扭動著自己赤裸的嬌軀,希望能擺脫他的魔爪,然而,儘管她用盡了全力,仍然擺脫不了他的控制,少女的私處更是被他肆意地玩弄,在他一陣又一陣地揉弄下,糖糖感到下體一陣癢癢麻麻地感覺,極度的羞辱使體內殘餘的一點力量被迅速地流失,抵抗的意志也徹底崩潰了。「已經這樣了,再抵抗又有什麼用!」

其實,每當糖糖被扒掉一件衣物的時候,她的抵抗意志就會隨著力量的減弱和身體的暴露而削弱:當內褲被扯掉,全身被扒光後,一絲不掛地少女就已經喪失了反抗的勇氣,只是出於本能,在盡力維護著少女的貞操。現在,她終於徹底絕望了,當少女隱秘的私處被色狼肆意地揉弄時,少女的芳心破碎了繼而徹底放棄了抵抗,全身酸軟地癱倒在床上,任人玩弄。皮條見糖糖已徹底放棄了抵抗,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,便放心地鬆開她的手,將另一隻手按在少女聖潔的乳房上,肆意地亂摸,兩處少女最敏感的部位同時被襲,糖糖不由得雙手掩面,發出陣陣嬌吟。「啊……別這樣……嗚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這樣……嗚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這樣摸我……好羞……嗚……好難過……我還從來沒有被人摸過呢……別……恩……別摸了……羞……羞死我了……」

不斷湧出的淚水,順著少女清秀的臉龐滑下,將頭下的一大片枕頭浸濕。望著身下苦苦哀求的一絲不掛的少女白嫩的胴體,皮條的性慾無比的高漲,他就喜歡強暴少女,因為這樣可以看到少女們痛苦的表情,而這讓他無比地興奮。他的手已不滿足於只在糖糖的陰戶上揉弄了,他甚至暫時放棄了對少女乳房的進攻,轉而將兩隻手同時攻擊少女的下體。他將糖糖的雙腿分得老開,雙手分別按住少女兩片嬌嫩緊合的陰唇,在少女不斷的哀求聲中,輕輕地剝開,終於露處了藏在陰唇下的,少女最後的秘密——紅嫩的陰戶掩蓋中的,少女粉紅色的,鮮嫩的小穴。皮條興奮得幾乎要叫起來,他伸出舌頭,急巴巴地去舔舐少女嬌嫩而敏感的下體,並不斷地揉弄少女嬌嫩的的陰蒂。「啊——不——不要——」

糖糖所能做的似乎只有哀求和哭泣,看著色狼將自己少女最隱秘的私處肆意地玩弄,她卻再沒有力氣去反抗,甚至連扭動以下赤裸的嬌軀都已經無比的吃力。皮條望著身下一絲不掛,掩面而泣的糖糖,少女絕美的裸體在他的淫威下顫慄著,又羞又怕的樣子讓他再也忍不住了。他急忙脫掉了自己的內褲,亮出了自己又粗又長的大雞巴,黝黑的大肉棒頂端是暗紅的、碩大的龜頭,絲絲的黏液就龜頭染得又光又亮,甚是嚇人。

糖糖嚇得閉上眼睛,不敢看。很快,她便感到有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頂在了自己嬌嫩的玉門前,她知道,色狼已經將他骯髒的陽具對準了自己處女純潔的花房,少女的貞操即將失去,糖糖慌忙扭動起下體,使自己的陰部在色狼的巨槍前晃來晃去,不讓他輕易得手。皮條顯然更加老練,他不慌不忙地用一隻手按在糖糖平滑的小腹上,用力地向床上壓。糖糖立即感到一陣腹痛,不得不停止了扭動,乖乖地、溫順地躺在床上,並將雙腿大大的張開,無奈地迎接色狼凶狠的大雞巴。

穩住糖糖後,皮條用另一隻手握著自己的大雞巴,讓碩大的龜頭在少女緊合的兩片陰唇之間上下地滑動,很快找準了洞口,他的龜頭用力地擠開少女兩片嬌嫩的陰唇,開始向少女的寶庫挺進。一瞬間,糖糖感到下體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撐開了,一根粗大的硬物正拚命地往自己的陰道裡鑽,一股發脹的感覺漸漸地瀰漫了少女的下體。「啊……恩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嗚……不要插進去……嗚……脹……好脹人……恩……不要……別搞我……嗚……我還是處女……請不要破了我的身子……求求你……求求你了……」

糖糖絕望地哀求著,儘管她清楚,這沒有任何作用,但只要貞操一刻沒有失去,她就要繼續哀求下去。皮條的龜頭剛鑽進少女狹窄的玉門,立即被四周密實的嫩肉緊緊地包圍,像被一隻溫柔的小手握住一般,一陣快樂的電波直衝腦門。「我就是要破了你的處女身,我最喜歡給處女開苞了,嗯,還真緊吶!」

儘管糖糖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的抵抗,但少女的陰道異常的緊窄,即將破身的恐懼和緊張又使得陰道急劇地**條的龜頭每前進一步都異常的困難,但是被陰道四周密實的嫩肉緊緊包圍的的龜頭,卻讓皮條顯得更加舒服,進一步增強了他的性慾,促使他不斷的將龜頭向少女的小穴中延伸。「啊……不要插了……脹……好脹啊……」

「什麼脹啊!」

「下面……脹……求求你……別再插了……」

「告訴我哪裡脹,我就不插你了!」

「下面……噯……你怎麼還插呀!」

「你沒說下面哪裡,說——」

說著又將自己的大雞巴向少女的嫩穴中頂了一點。「哎呀……陰部……陰部脹……你還在往裡插……」

「什麼陰部,我聽不懂,說粗的!」

進而又頂進一點。糖糖的臉上羞 得通紅,她明白皮條想讓他說什麼,可是少女的矜持讓她遲遲開不了口。「說不說你——」

皮條的大雞巴又鑽進了一點。「啊唷……我說……是……屄……我的屄……我的屄脹……我的屄好脹……你快點拔出去吧……求求你了……嗚……」

糖糖為了最後一絲希望,含著莫大的羞辱說完一段下流的話後,早已是泣不成聲。「怕脹,好啊,那我就讓你痛怎麼樣。」

說完,他的龜頭已經頂在了糖糖處女的標記——處女膜上。「啊……你……不守信用……嗚……」

在出賣了自己的尊嚴後,仍然無法換回自己的貞操,糖糖感到無比的悲哀。皮條深吸了一口氣,開始總攻,他先將龜頭稍稍後退了一點,又立即用力將其推了回去,從向少女的處女膜。「啊——啊——」

糖糖感到下體突然一陣疼痛,處女膜雖沒有應聲而破,但被皮條粗壯的大雞巴用力地壓迫著,發出陣陣疼痛。「啊……痛……不要……快抽出去……你弄得我好痛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搞我了……你那東西太大……會搞死我的……嗚……不要……嗚……救命啊……誰來救我呀……嗚……」

糖糖悲哀地哭喊著,她的下體越來越痛,可憐的處女膜被不斷的壓迫,已經到了極限。終於,處女膜承受不住壓力了,從中部率先被色狼凶狠的龜頭撕裂,繼而整個處女膜被猛獸般衝入的大雞巴撕得粉碎。「啊——」

糖糖感到下體一陣撕裂般地疼痛,如同一隻鋼錐插入了她的下體,由於極度的痛苦,少女的臉已變了型,劇烈的疼痛使她已經沒有了語言,只能不斷大叫和哭泣。皮條終於如願以償地衝破了糖糖的處女膜,奪取了少女寶貴的貞操。他感到無比的滿足,剩下的就是好好的享受少女如玉般美麗胴體。他粗長的肉棒借助破處時流出的鮮血的潤滑,用力一推,便整根插入少女緊窄的小穴內。「啊——」

糖糖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地慘叫,從未開啟過的陰道被突然闖入的巨大陽具塞地滿滿地,又痛又脹。豆大的冷汗從身體的各個部位滲出,濕透了身下的一大片床單。失去貞操的巨大悲痛令糖糖痛不欲生,少女剛剛綻放青春之花便被色狼無情地糟蹋了。稍稍停頓了一下,皮條巨大的陽具便開始了抽插,雖然速度不快,但每當龜頭的傘部颳到處女膜的殘餘時,都令少女感到無比的痛楚。「啊……嗚…….不要……不要動啊……好痛啊……別亂動……嗚……」

皮條輕輕抽插幾次後,便開始了重擊,他緩緩地抽出雞巴,然後又重重地、猛烈地推回去,每次都將龜頭重重地撞擊少女的花心,令少女又是陣陣嬌吟。「啊……哎呀……痛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這麼用力啊……嗚……輕點……輕點呀……求求你……你已經佔有了我……不要再折磨我……啊……別讓我太痛苦……啊……痛死我了……嗚……」

然而,皮條似乎根本不懂得憐香惜玉,只是一味地亂衝,滿足著自己的獸慾,他的動作逐漸加快,絲毫不在乎剛剛開苞的少女是否承受得住他這樣兇猛的抽插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別這麼用力……啊……嗚……恩……不要這麼快呀……哎呀……好痛…..啊……嗚……」

糖糖在他猛烈的抽插下,痛苦地呻吟著,哭喊著,不斷地向他求饒,而這一切,皮條都充耳不聞,只顧著自己猛烈地抽插,他的動作越來越快,越來越猛,少女的下體也越來越痛,哭喊得越發慘了。而皮條顯然越乾越興奮。「喔——好屄——小妞,你的屄真緊,幹得哥哥爽死了,爽,爽,喔——喔——喔——」

膨脹到極點的巨大陽具,如同一頭瘋狂的巨獸,在少女矜持的花房中肆意地掠奪著,踐踏著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輕一點……啊……慢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痛死我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..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嗚………」

「喔——喔——呀——輕了哪裡過癮,哈哈……越重越過癮……舒服——小妹妹,你的屄太好了,幹得哥哥爽死了,嗨——嗨——嗨——啊——要來了,哈……準備迎接哥哥的精液吧,我可愛的小妹妹,哈哈……」

「不——不要——啊——不要射在裡面——不要——求求你——不能射在裡面——那樣我會懷孕的——不要——不可以——啊——」

糖糖哀號著,她只想保住最後的低線,她的頭部不停地搖晃著。而這一點點小小的請求,皮條也不會答應她,他一邊大叫著,一邊使出渾身的力氣,用最快的速度,猛烈地衝擊著少女的玉洞,使少女的下體感到一陣陣劇烈地痛楚。終於,在一陣劇烈地抽插之後,皮條馬眼一鬆,大量白濁的精液從龜頭噴湧而出,滾燙的精液直衝糖糖敏感的花心,少女被燙得渾身發軟,第一時間獲得了他射精的信息。「啊————嗚……」

糖糖發出絕望地哀號,全身無力地癱軟在床上,雙手掩面,嚶嚶地哭泣著,兩行清淚不斷湧出。皮條在用力地擠出了體內最後一滴精液後,才依依不捨地抽出已疲軟的雞巴,睡到一邊去了。糖糖被撐開了近半個小時的陰唇,終於又合攏了,依然如處女一樣緊夾著。但精液很快流了出來,混合著處女鮮血的精液呈粉紅色,不斷流出,流到潔白的床單上,像一朵朵盛開的鮮花,提醒著糖糖,自己剛剛被這個男人奪走了少女的貞操,已不再是處女之身了。